除惡務盡

川普在穆勒通俄門的報告出爐後,原本興高彩烈,張揚說「完全無罪」,但周五早上在推特上大爆發,bullshit,這樣的話都拿出來罵穆勒的報告。據判斷,是報告裡面的一段話,讓他失了面子。據說,在司法部指派特別檢察官調查川普通俄事證時,川普軟癱在沙發上,說「我的天,真可怕。」「我的總統任期結束了,I am fucked」。人前好強、好面子的川普,會不會真有這樣表現,我們不得而知,但這樣無力的形象,肯定是讓他受不了。所以翻臉又罵起穆勒和民主黨。

通俄門的調查,表現出來美國整個司法制度的健全,對接下來台灣要發生的「郭董通中門」的調查,有很大的啟示。

穆勒報告裡,對川普通俄「最強」的證據,是川普兒子在選舉期間,受邀與俄國派來的人見面。小川普被誘上勾的理由,是想從俄國人那邊取得希拉蕊的黑資料,但俄國人是想向他遊說,讓美國放棄Magnitsky Act,這個讓美國政府可以對俄國個人任意制裁的法律,並沒有黑資料給小川普。這樣子的接觸,在某些人的眼裡,接近叛國,但穆勒的團隊,看了很多資料,從很多角度調查,都不能找到川普陣營和俄國勾結的事證,只有俄國干涉美國選舉的證據。

約束美國總統候選人的行為,除了法律外,很重要的是愛國心和榮譽感。司法可以追查叛國事證,而發自對國家的熱愛、尊敬,還有自己在歷史上定位的榮譽感,才是真正讓美國總統候選人,連川普這樣百無禁忌的傢伙,都不會幹「私通敵國」這種事的真正理由。

但郭台銘或是國民黨的這些「太陽」,對愛國心和榮譽感,可能和主流台灣民意,有很大不同的認知。如果他們愛的中華民國,是中國,是所謂的歷史的中華民國,也是未來統一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,如果他們的榮譽感和歷史定位,是「一國兩制」,是「祖國統一」,那私通中國,就不是叛國,而是愛國。但在台灣,用民主的中華民國體制,而來推翻這體制,在實質上,就是叛國。這點分野,在2020年的總統大選,一定要清楚釐出來。

小川普「只是」想要拿希拉蕊的黑資料而和俄國人接觸,就讓美國人不分黨派說「不恰當」,甚至指控「違法、叛國」。而國民黨人從四個太陽到韓國瑜、到郭台銘,和共產黨的接觸算少了嗎? 有那一個人在避諱和共產黨人交流? 還有人大大方方走進中聯辦,去接受「一國兩制」的摸頭,甚且回頭過來罵別人大驚小怪。川普陣營,如果有任何一個人做韓國瑜做的事,還不用川普本人去,只要有這樣的事證,川普早被國會彈劾去職了,還有他大小聲的餘地。

1968年,美國和南、北越在巴黎談和,眼看河內就要讓步,詹森也暫停轟炸北越,但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尼克森,生怕和談成功,壞了他大選政黨輪替的機會,透過管道找上南越的阮文紹,要他撤出巴黎和談,讓談判破局。阮文紹相信了尼克森的保證,讓代表團撤,直到選後再談。詹森大怒,胡佛的調查局告訴他,他們監聽到尼克森的秘密管道Anna Chennault,證實是尼克森授意。

有這樣的證據後,詹森下令監視尼克森陣營,求證是否為尼克森本人授意。詹森打了個電話給尼克森,叫他停手,明確告訴他,這是叛國的行為。尼克森裝死否認,但自此不敢再搞阮文紹這線。然而和談的機會稍縱即逝,河內也不玩走人。代表民主黨的候選人,副總統韓福瑞,受到詹森告知事證,但韓福瑞怕對尼克森「叛國」的指控,對國家傷害太大,而留中不發,最後讓老奸的尼克森從叛國的指控全身而退,反而當選總統。

這歷史的教訓是,民進黨政府的國安單位,要追查國民黨人通中叛國的事證,必要時警告郭台銘等人,選舉時,更不要怕用證據來指控敵營叛國。因為尼克森「叛國」,他畢竟還是因為愛美國,想當美國總統來改變世界。但國民黨人的叛國,卻是要台灣被中國併吞,目的在亡這個國,所以絕對不能像詹森一樣,高高舉起,輕輕放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