華航罷工的時代錯誤

美國私人企業的工會會員數目,逐年下降,現在差不多只有6%的工人加入工會。這個趨勢,對某些經濟學家來說,是個不良的走向,比如說諾貝爾獎得主Angus Deaton,他認為工會傳統上扮演著工人社群相互支持的力量,重要性一如家庭和教會,但當家庭和宗教力量逐漸衰退的時候,工會卻也同時式微,就把一些處於邊緣的白人工薪階級,逼向絕境,沒有好的工作,沒有希望,就只靠著成癮藥物賴活著。白人青壯年男性死亡率,近年來逆反潮流的增加,Deaton認為,工會的衰退是個最要因素。

我對這結論存疑。但為什麼工會勢衰呢? 而且為什麼在美國工會衰退的時候,台灣有著上揚的工運情況? 華航機師的罷工是一葉知秋,還是時代錯誤?

美國工會會員「不再有吸引力」有很多的原因,但左派經濟學家、政客,最喜歡談「right to work工作權」法案的影響。傳統工會的集體談判權力量要大,就要人多、錢多。所以羅斯福時代通過的聯邦法規,准許各州制定各種強迫加入工會的法令。「強迫」的程度不一,有的很嚴,只要享受談判成果的工人,就得加入工會,有的比較鬆,只要交會費,不用成為會員。但二戰後,南方各州,種族歧視仍然普遍,白人工人不願和黑人工人被強加到同一個工會,因此南方各州用「工作權」的理由,先改鬆了聯邦法,再由各州通過「工作權」法案,不准工會強收會費,會費的繳交,得全屬自願行為。就算工會談判來的結果,一體均霑,也不得強迫非會員繳交工會會費。

可以想見,「工作權」法案對工會的傷害有多大。被工會當成「工賊」的非會員工人數目大增,工會人變少,會費變少,政治影響力就少,而造成更少人想加入工會……

全文未完,欲閱讀全文,請點選「會員及媒體」加入會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