委內瑞拉

美國總統說,委內瑞拉的反對黨領袖,國民大會議長Guaido,是美國認可的委國總統。這事的發展,把美國主導的國際關係推到一個新的境界,美國不但「干涉內政」,而且目的直指政權更換,就某種意義上來說,這是美國直接發動外國政變了。

中、俄這些大國週邊的鄰國,經常受到北京或是莫斯科的政治干涉,主動介入政權更迭也是大國外交的一部份,歷史上例子多如牛毛。但美國公開介入委內瑞拉一舉,陽謀規模之大,前所未見,對台灣政治,還有中國的未來,都有很大的指標意義。

現代政府政權正當性的最主要來源,當然是人民的授權,但更多的時候,來自於power的角力。我用power一詞,而不用「權力」,因為power代表的不只是權力,而是包含硬的軍事武力和軟的經濟、政治影響力在內。Maduro的政權,雖然不被美國承認,但他就會因此倒台嗎? 委內瑞拉的人民,在查維茲和Maduro的社會主義政權下,受盡苦難,這政權早就沒有人民的授權了,維持統治正當性的,只有國家機器擁有的獨裁權力。更精確的說,是軍隊對Maduro的支持,讓Maduro還可以穩坐卡拉卡斯。

但這軍事實力,並不是穩當的。軍隊要吃要喝,軍人的家人要生活,軍隊的領袖要權力,如果這些要求,Maduro無法滿足,軍隊的支持是可以變動的。當然,Maduro可以像北韓一樣,恐怖統治軍隊,讓軍事政變無法進行,但金家三代的恐怖統治,並不可能在一、二十年內達成,所以Maduro目前得到的軍隊支持,並不是鐵打的。

因為槍桿子不是很牢固,所以外國勢力對委國的政權正當性,有十足的影響力。在美國宣佈認可Guaido之後,Maduro急著拿到中、俄的支持,目的就在確保軍隊還能獲得資源,繼續支持他的政權。中國和俄羅斯,一有石油資源需求,二有修理美國誘因,所以也樂得力挺Maduro。但在美國後院的委內瑞拉,離中、俄太遠,離美國太近。更最要的是美國的影響力,不是只有隨時投射美軍軍力而已,而是攸關委內瑞拉生存的經濟資源,也控制在美國手上。

川普和彭斯宣佈力挺Guaido後,財政部立即通知聯邦儲備銀行,委國的法定代表不再是Maduro,而是年輕的議長。委內瑞拉在美國有多少資產我們不清楚,但一旦世界金融網路,不再讓Maduro可以移轉金錢,後果相當嚴重。委國國營石油公司,出口中國的部份,只是償還欠款,委國拿不到錢。真正能讓委內瑞拉拿到外匯的石油,是一天五十萬桶賣給美國的原油。如果這真金白銀,不准Maduro動用,我相信沒幾天,委國軍方就很有動力換掉Maduro了。沒有美金外匯,軍人連民生日用品都拿不到,不把Maduro的頭獻給美國才怪。

這才是美國的power,航母開到門口,只是嚇嚇你,真要打你,把銀行往來管道封掉,你就死了。

除了金融控制外,美國還有很多國內法令可以修理這些「流氓國家」,中興被修理,華為被吊著,不都是因為美國司法部、商業部在執行國內法? 但這power,美國為什麼好像最近才發現一樣,除了小布希修理金正日用過以外,好像沒有這樣拿來使用過? 我認為有兩個原因。一是被逼急了,金正恩不斷地威脅美國,美國又不敢真的出兵,只好不斷地想方法制裁金正恩。對付中國也一樣,一旦開始想方設法,美國政府「突然」就發現這許多武器。但我認為,更主要的原因,是美國人普遍有的孤立主義,讓之前的美國總統對介入他國政權更迭,很有戒心,就算為了國家利益,扶植外國政權,也做得小心翼翼,不敢大張旗鼓。但現在不一樣了。

川普打破所有禁忌,但更重要的推手,是副總統彭斯。彭斯代表了新興的「美國最大」保守主義,這新的右派主義,對於伸展美國肌肉,毫不遲疑。彭斯對中國的演講有指標意義,彭斯對委內瑞拉「政變」的主導,更證實了這一波美國的實力展現,不是意外,而是有心的大戰略部局。

介入外國政權更迭的例子一開,我們就可以想像一些未來可能的發展。比如說,2020年的台灣總統大選,如果親中的候選人,以統一的主張競選,一直吵九二共識,我們會不會看到美國有心人洩露一些神祕的金融往來資料? 又如果,中國共產黨開始內鬥,天安門事件再起,美國會不會拿共黨領導人在美資產作威脅,選邊站在民主化的這邊呢? 真令人好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