暴政必亡

中國維權律師王全璋被非法拘禁三年多,日前終於開庭。王全璋是2015年7月9日,共產黨大逮捕維權律師裡最後一個被起訴,據說是他不管怎麼被刑求,都不認罪的結果。在王的妻子李文足和其它709律師妻子的長期抗議下,共產黨終於起訴他。

李文足寫給王全璋的公開信,讓人看的心酸。李和他們的兒子說,「爸爸去打怪獸了,打完怪獸就回家」,小兒不懂這怪獸的可怕,還邀朋友一起打怪獸,希望爸爸可以早日回家。

李文足、王峭嶺、劉二敏和原珊珊四個709律師太太,一起落髪,理著光頭,指控共產黨無「髪」無天,但我看著看著,卻想起差點被砂石車撞死的吳淑珍。很多人忘記,在變成坐在輪椅上向紅頂商人收受賄款的吳淑珍之前,吳淑珍就是個李文足。他們的丈夫,放著大好前程、幸福家庭生活不顧,為著正義感而挺身對抗極權政府,明知喪命的可能性很大,但他們沒辦法把良心放一旁,一定要不斷地衝撞。

我不認為陳水扁和王全璋他們挺身對抗極權國家機器時,他們想的是有朝一日登上大位,他們是害怕的,但他們無法不呼應內心那股不平之氣、正義之聲。近代重大的革命,領頭的多為律師,不為別的,只為他們日常生活面對的,就是已經失去主持正義能力的國家體制。當他們碰到最基本、最沒有政治味道的案子,都沒能讓正義伸張,哪一個正直的律師,不會去追究體制究竟出了什麼問題? 這一追究,就只能和極權政府摃上,沒有別的選擇了。

中國朝代的興衰,多與這「正義有無伸張」有極大的關係。中國已經走上當初台灣民主化的臨界點,民心望治與共產黨收緊權力的兩股力量,越見衝突,一如當年的黨外和國民黨。但習近平不是蔣經國,美國對中國,也沒有像當初對台灣一樣,握有王牌。蔣經國不能不聽美國老大的話,但習近平和美國處不好,最壞的情況就是把門關起來搞文革,美國除了戰爭外,沒有真正的王牌。

這是我對中國民主化的悲觀之處,也對李文足等人,覺得不祥。共產黨的壞,是沒有盡頭的。但這也是我對中國的未來,仍保持樂觀的原因。沒有人可以永遠把十幾億人踩在腳下而沒有後果,共產黨越壞,最後的反彈就會越大。你要用成百上千的國保對付王全璋、李文足,那你要用多少人對付成百上千的王全璋、李文足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