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蠻義士

香港的「反送中」聲勢浩大,但看起來會碰到「死豬不怕滾水燙」。一方面,北京內鬥態勢未明,還沒能定調如何處理香港情勢,另一方面,「逃犯條例」的暫緩立法過程,算是多方面可以暫時交代過去。所以抗議要能取得成果,不容易。從北京的立場來看,如果答應百萬人潮,廢逃犯條例、換特首,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,把民意引入共產黨的決策過程,只會引來更多的上街人潮。所以北京裝皮,賴過去的可能性很大。

萬人送仲丘、太陽花運動等台灣的抗議行動,之所以有效,是因為抗議的人群,手上還有武器,所以政府會怕。這武器,就是選票。但香港人沒有這武器,百萬人上街的下一步,就是兩百萬人上街。但是然後呢? 沒有選票,只能把警察打到頭破血流,讓解放軍上陣,讓香港人血流滿地,讓抗議變成國際事件,讓共產黨手足無措,讓政變在北京上演。香港人準備好這樣的終局了嗎?

黎智英說是,因為年輕人已經退此一步,即無死所。人說廣東人南蠻、硬頸,香港人是要當袁祟煥,變成北京棄子,還是要幹孫大砲,作推倒帝制先鋒,決定在此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