陽謀與陰謀

賴清德說,「我參選不是為了個人,我超越派系。我參選也不是否定過去的執政,執政的功過共同承擔。台灣已經是一個民主的國家,並非世襲帝制,交棒接棒都應該由人民來決定,自然而然就沒有宮廷政變、偷襲或是誠信的問題,更何況這些指控完全都不是事實。」這是正面挑戰「偷襲」、「背叛」的指控,試圖用更大的命題 - 「民主」,來開脫這些罪名。成王敗寇,如果賴成功地取代了蔡英文,這話就會變成民進黨的正史,如果失敗了,那就是歷史上數不清的政變失敗的巧言。

但我認為賴清德非常噁心。

如果今天民進黨「沒收」初選,或是把他搓掉,那賴再來講民進黨反民主,沒有人有話反駁。但現在黨讓他選,讓他和現任總統平起平坐的選,有什麼好哭夭的? 初選辦法改三遍? 那是黨中央集體決策的「陽謀」,改出來的辦法,哪一項違反民主原則。想選總統,隱忍不發,待黨中央通過倉促的初選辦法,再來宣佈參選,那是「陰謀」,那是「詭計」。真有爭大位的心,台南市長下任後,就該坦坦蕩蕩地養望待位,為了貪求行政院長的名望和資源,入閣當了人家的首相,吃碗裡看碗外,事情沒辦好,再來說「執政的功過共同承擔」。那不是共同承擔,那個叫做,「功勞算我的,過錯都是你的」。

撇開陽謀與陰謀,賴清德這話更噁心的部份在於「不是為了個人,我超越派系」,以民主之名,寫檄文起義。

放屁。

民主政治裡,沒有超越派系這種東西,沒有「不是為了個人」這種東西,真不為了個人,就退身幕後或是隱居山林,「成功不在我」,上天造人,台灣有二千多萬人,豈有非你不可這種事? 所以想要角逐總統這種大位,一定是為了自己。但心想大位,不是可恥的事,為國為民的追求大位,既為了自己,也為了國家民族,大大方方地,在初選辦法宣佈之前,公告國民,「我要當總統」,我敬你是條漢子。先搞陰謀,再談「不是為了個人」,我當你是雞歪的小人。

再談背叛一事。

只要是民主自由的社會,一定會形成派系。也許是出於私利的結合,也許是為了共同的理想、意識型態,也或許是為了對抗共同的敵人,民主自由的社會,一定會形成黨派,而只要有黨有派,就一定會有政治鬥爭。美國這個最老牌的民主共和國,在開國之初,也有很多的志士能人參政想要超脫黨派,以國家公益優先,共同來帶領國家。但很快就發現,意見和利益的不同,在數人頭的比賽下,想要成就任何事,都只能用政黨的集體力量來達成。黨派自然地在美國形成,自然地會在任何真正的民主社會裡形成。

既然要成黨派,那就是在談集體的力量,談組織的經營,沒有共同的認知,沒有清楚的遊戲規則,沒有可長可久的組織文化,黨不成黨,派不成派,更別談圖謀國家大事。所以黨派要能有力量,就得有一套可長可久的辦法,一個堅實能面對挑戰的組織架構。要抑制自私的人性把組織弄得四分五裂,獎善罰惡仍為首要。黨派內部的民主,有助於組織文化的長治久安,但沒有清楚的法治原則,黨內民主,最後就會流於惡性鬥爭,爭搶資源的結果,一定會造成黨的分裂。

不管是民進黨也好,國民黨也好,台灣的政黨,現下都處於一個尷尬的情況。在民主政治外在環境的制約下,列寧式、舊國民黨的剛性政黨,是反民主精神的。黨主席和中常委的宰制資源,一定會和民選首長和議員形成對抗。沒有選票基礎的「黨中央」,並不能有效控制一票一票選出來的政治人物。草莾出身的民進黨,到今天還在沿用老國民黨的架構,是很荒謬的事。國民兩黨,遲早要轉型為美式的柔性政黨,只為選舉而存在的黨組織,以民選政治人物作為帶領黨派的火車頭。

在剛性政黨的架構下,從政黨員對黨的忠貞是必要條件,因為剛性政黨的集權性,個別黨員沒有自立的空間,自然沒有卸任行政院長,挑戰連任總統這種事,黨員有不同的意見,要在黨的階層架構下反映。賴清德的「起義」,在剛性政黨裡,就是叛變,沒有別的話好講,早該拿下斬首。但他鑽了空子,利用民進黨剛柔屬性不明的情況,參加初選,還用民主大旗,不准他人講他「背叛」。

但就算柔性政黨,也沒有卸任閣員出面挑戰連任總統的事。

羅勃特・甘迺迪用甘家的名和越戰的失利,逼退了現任總統詹森,斷了他連任之路,但他從來沒當過詹森的閣員,他否定詹森的越戰政策,名正而言順,但就連這出馬,他都思考了許久,原本還不願意出馬。而雷根出面挑戰現任的福特總統,他也沒在尼克森-福特的白宮裡任職,雷根的出馬否定共和黨的政策,一點問題都沒有。但賴清德當了一年多的行政院長,內閣首席,掌握了行政資源,負責了政策,現在居然說他不是背叛,「執政功過共同承擔」,荒謬至極。

柔性政黨的黨員來往的基礎是共同的理念,賴清德在蔡英文的政權身負要職,他就是認同了蔡的政策,他的出馬參加初選,反對的不只是蔡英文,更是他自己。講再多民主大義,都不能改變他的私心和反民主的行為。

賴清德,叛徒。民進黨該保持傳統,清背剌、斬叛徒了。